深圳风采2019082期中奖号码是多少:賣米讀后感3篇

時間:2019-12-25 推薦訪問:讀后感

深圳风采开奖查询结果 www.qavqt.com   讀后感的表達方式靈活多樣,基本屬于議論范疇,但寫法不同于一般議論文,因為它必須是在讀后的基礎上發感想。下面是小編給大家介紹的賣米讀后感,歡迎閱讀。

  賣米讀后感一

  《賣米》這篇文章是一位清華大學學生的全國深圳风采开奖查询结果比賽的作品,這篇文章獲得了一等獎。但是在頒獎當天,作者沒有來,因為她已經得了白血病離開了我們。

  “沒等母親說完,我就挑起那個80斤重的米擔子,顫顫悠悠的朝村外走去?!倍戀秸舛?,雜志已經被兩顆珍珠染的模糊了。

  這篇文章講了作者與母親一起去幾里外的鎮上賣米,給父親買藥。米販子出1。8元一斤買下,母親不同意,陪著笑臉,和米販講價:“2元還差不多,,我家的米多好呀!你看,又白凈又細致……”過了中午,米販子都回城了,母親的額頭上掛著幾顆豆大的汗珠。到了下午,還沒有人來買,母親急了,說要1。8元賣出去,可是在也沒人來買了。

  真讓人辛酸,一個農民家庭,掙點錢多不容易??!作者在這樣的環境下,刻苦學習,還要分擔家里的困難,在這樣的條件下終于考上了著名學府——清華大學。而我們這些小太陽小皇帝連爸爸媽媽的錢也不珍惜,不好好學習。我們的父母對我們的要求又有什么呢?好好學習,取得好成績。難道很難嗎?不,不是的,我們班也有許多同學會為父母著想,甚至幫忙做家務。那些信手拈來的豪言壯語難道只在紙上和口中才存在?

  讓我們不要做行動的矮人,說話的巨人,行動起來,為父母做點事其實并不難。當你學會用心靈去感受別人的感受,你會很自豪很快樂??墑親齙降娜擻鐘卸嗌倌??我陷入了沉思……可惜這位作者因為不只之癥——白血病永遠離開了我們,離開這個美好的世界,我們會永遠記住這位幫母親賣米的清華大學學生。

  賣米讀后感二

  初讀《賣米》,便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作者張培祥,北大人,是我同鄉,也長我近十年,不曾謀面,素未相識,寒門貴女,可惜天妒英才,早早便遺憾離世,令人扼腕。

  文章講的是一個生活不易的故事,出生貧寒之家的作者為了弄錢給父親買藥,陪母親趕場賣米,與米販子討價還價,但最終無奈返家。全文并無過多華麗的詞藻和曲折的情節,相反,敘述樸素無華,卻處處真情流露。我雖未有類似賣米的經歷,家庭也不如作者那般清貧,但是文中一處小小的情節卻像是在描述我以前的經歷,小時候也曾被父親早早叫醒,讓我去給家里的八分水田放水,對話內容也基本與文章中相似,也曾陪著父親挑著剛收獲的稻子到鎮上的糧站去交公糧,也就是所謂的農業稅。那時候小,不懂事,感覺自家的生活已屬不易,為何還要把辛辛苦苦種的糧食上交給公家。

  后來我離開了家鄉,去過很多大城市,也看過很多農村,看到了不同地區的農村之間宛若鴻溝的差別,有號稱天下第一村的華西村,也有溫飽尚未解決的大涼山腹地,云泥之別,令人驚嘆。

  所幸黨和國家并沒有遺忘,黨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為生活在農村的人們勾畫了宏偉而美好的藍圖,同時,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可以預見,農民的生活會怎樣紅火,很遺憾,張培祥并沒有機會看到這個,如果她沒走,《賣米》會不會有另外一個美好的結局呢?

  賣米讀后感三

  看完《賣米》這篇推文,感觸頗深。

  文章講的是一位來自農村的大學生在回鄉時和母親一起到場上賣米的經歷,由于價錢沒有談攏,她和母親沒有把米賣掉,只能把100多斤重的兩擔米再挑回家。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北大才女,但她已經在2003年因罹患白血病而去世,生前曾有翻譯和編寫作品出版,并有小說、散文發表,而這篇文章的描述場景皆是作者的親身經歷。

  才女,英年早逝,講述農村苦難,這一切確實都容易觸發讀者淚點,并為之感動。但是,一篇舊文為什么能夠在作者逝去15年后忽然走紅?原來,這篇文章的始發者是大型文學刊物《當代》公眾號,而《賣米》是這本刊物早在2004年第3期上發表的一篇短篇小說,《當代》公眾號將這篇舊作拿來作為對作者的紀念重新發表,這當然是這個公號的自由。但讀者如果忽視了它是一篇小說,將它拿來作為當下農民生活的寫照,就可能會出現問題。

  既然是小說作品,讀者對它的閱讀評價就必須是以小說的標準來進行,況且是發表在曾經發表過《白鹿原》這樣的優秀小說的文學刊物《當代》之上,那么它應該是具有一定的水準的。但是,整篇小說讀下來,卻并無讀小說應該有的感覺,故事平淡無奇,語言也無引人入勝之處,它充其量是一篇文從字順的學生習作。當然,對文學作品的評價,歷來見仁見智,況且作者已逝,已經沒有辦法和我們申辯,倒是從《當代》公眾號轉載此文的另一個公眾號模糊了其小說身份,刻意強調其為作者親身經歷,讓人覺得不夠“厚道”。也許是公眾號主人太想通過此篇來感動讀者,但即使我們把它當成一個真實的故事來讀,似乎也感動不起來。

  這篇文章說的“我”和母親到場上賣米之所以失敗,是因為母親與米販在一塊零五分一斤還是一塊一角一斤上沒有達成一致,米販已經同意以一塊零八分一斤收購,但母親不肯通融,錯失了交易良機,最后同意讓到一元零五分一斤,卻已賣不出去。在這個簡單的過程中,母親顯然缺乏市場交易的基本常識,而只是一味認死理,缺乏隨行就市的靈活性,最終自己的利益也沒有實現。

  《賣米》一文如果有一點可取之處的話,更重要的是告訴我們,對市場交易的陌生,觀念陳舊,正在現實地影響著農民的與時俱進。文章通過父親(這個父親照例是毫無創意的重病在身,等待米賣掉之后買藥)之口指責這些米販子盤剝農民,聽著振振有詞,其實表現的不過是幾千年落后的重農抑商思維。但這種思維對農民的進步與發展有害無益,農民要擺脫貧困,必須從思想上摒棄這種落后觀念。

  今天,我國正在大力推進扶貧事業,但是“授人以魚”容易,“授人以漁”難。扶貧離不開對貧困農民的物質幫助,但更重要的是要幫助農民擺脫舊觀念,學會市場交易,讓他們駛上社會發展的車道,而不是永遠停留在舊的車道里通過撫摸苦難來博取廉價的同情。

作文投稿